像远山,与大海

打给陈伟霆吧

不语:

你一度觉得朋友这两个字空洞得有点可笑。


尤其是在遇事想与人商量一二的时候。


某种意义上,你无法拿自己的烦心事去打搅别人的快乐,一通电话或一条短信前总是无数的思量。就算是闲扯几句,难免觉得开口的一刹那有些尴尬。


友谊总是在手指按下的犹豫间溜走。


所以你渐渐地觉得所有的情感需求淡了,尤其是在娱乐圈里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以后。


所以你有着高冷和幽默的双重标签,里里外外自己都快辨不清楚。


所以,不厚不薄的城墙外突然闯来的友谊令你无所适从,一开始回应他的笑都显得客套而僵硬。


但人心是柔软的。对方的掏心掏肺终于令你潜意识里想无限靠近,你们一度形影不离,大到录制节目小到寻找厕所,你在他在,他在你在。


虽然后来事业上的重大转折似乎逼远了你们空间上的距离,但那些少得可怜的见面时间里,一张口一伸手,一切还是那个夏天,你们没有变。


你一直记得刚一起红的时候他做访谈,问题你记不清了,反正是关于打电话,关于你,前几个他总是玩笑着用角色名一带而过,末了主持人问如果你心情不好打给谁,他低了头很快地沉默了一秒,用很认真的表情与语气说,打给陈伟霆吧,就不是大师兄了。


你一直记得他说话时的那种神色,那一刻你的心跳忽然之间漏过一拍,只觉得四肢百骸都泡入了温水,温暖熨贴,你也想融化在这种水波中,虽然你开始为沉底心惊胆战。


其实后来你想你陷得好像太早了,可他就是有那样勾魂摄心的本事,认真时说出的那些看似平淡的话,细想来却觉得能证实他值得托以余生。


他实在太难得了,你想。他待你的真诚与发自内心的亲密显而易见,对待这个世界他与你有着同样的看法,追求所欲所求他与你有着同样的热情,他信你宠你懂你,在嘈杂的片场抱了吉他冲你唱分分钟需要你。


所以你渐渐抱以更丰沛的感情,只觉得他是这世界上的唯一。


是的,唯一。你经常悲哀地发现其实身边无人可以深信,也终究不忍再让父母为你担心。那些心底的喜怒哀乐你只与他小心翼翼又毫无保留地分享。


你很多次想,还好,有他。真好,有他。


虽然电话打出的那一刹那你偶尔会担心时间和距离会不会推着你们走向无话可说的尴尬境地,但他的声音传过来了,fongfong,很明显的笑意,港普的含混和软糯。


那一刻你会一下子觉得方才纯粹是杞人忧天。


他开口的刹那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可以让你坚信不管以怎样的名义,你们可以走很长很长的路,没有尽头。


有时你想,按下一个键就是赴一场约会,通一次话好比一个最绵长的拥抱。


你觉得你们大可不必细细去界定这种感情,只要长长久久地走下去,你无所谓被贴以怎样的标签。那些字眼与你们的感情相比的太过冰冷,同旁的一样,多一秒去思考都显得无谓。


就像此刻你分明是要打起精神来应付接下来大大小小可能的“攻势”,但你指尖划过刚才发出的图片,看到你故意选的那末一张他INS上发过的贺图,脑海里就只在想他的那句“打给陈伟霆吧”,还有就是方才电话里那熟悉的声音。


你觉得你不需要听我爱你,那一句喂后的fongfong在你看来也是最好的甜言蜜语。他问过你“你可以陪我吗?”,而事实上那也是他一直陪着你。喜悦激动紧张难过,太多情绪曾在电话线里流淌,而你知道这是永远不会干涸的河流,余生所有的路你们都会一起走。


你忽然之间又想打给他了,这次是什么情绪你一下子难以描述,你只是想拥抱他,拉住他的手,小心翼翼地蹭蹭他的头发。


打开通话界面你发现其实才刚过一小时,但你笑了笑又按下了,反正他说过,打给陈伟霆嘛。


打给陈伟霆吧。






~~~
将近十二点才看到消息,本来准备睡了,一下子五味陈杂百感交集,爬起来混了篇短的。


卡卡写写,删删减减。我还是觉得不写糟心事了,略过吧,真的好心疼。写的时候我也在想我自己的事,之前有段时间我属于特别无助但不知找谁商量的境地,说实话问题到现在还没解决。其实那件事情某种意义上解决不了,啊,很强的无力感。


等等说出那样的话有多感人我觉得不必赘述了,有等等陪着峰峰一定会觉得好很多。


“打给陈伟霆吧,就不是大师兄了。”


我们和他一样,信你爱你。




评论
热度(184)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林姐 转载了此文字
  2.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林姐 转载了此文字

© 琉落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