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霆峰」不浪漫的逃亡

皓月逐人近:



砂糖文,PWP(?),私设有点多


 






陈伟霆/李易峰 




 


 


RPS


 


 






 


*


 


月光刷在墙面上,颜色有点清冷。陈伟霆转过脸去看的时候李易峰刚好从拐角处晃晃悠悠地跟过来,手心还有一丝温度缠绕在他指尖。


 


“好玩吗?”对方走到他身边,不轻不重地拿肩膀撞了他一下。


 


陈伟霆摇摇头,忍不住露出一点笑。隔着一道墙仍有喧闹的舞乐从转角处的大门口不断渗透过来。他伸手摸了摸墙面,冰冷,但能感觉到声音的震动,一下一下,从指尖传到心脏。


 


日本的秋天夜风很凉。李易峰肩膀挨着他微不可察地发着抖,那一点点酥麻的滋味就跟从墙里传出来的声震一样,轻微到难以忽视。他才注意到对方穿着件黑色打底衫就跑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反应是下意识半是埋怨地开口。


 


“你不穿衣服就出来哦。”


 


“……”


 


李易峰看上去的确像是被猝不及防地噎了一句,他想了想才答道:“外套我好像丢给助理了……”


 


“那你回去找她拿吧。”陈伟霆撇了撇嘴角。


 


回去就跑不出来了,李易峰赶紧表态:“我不回去。”


 


“你不冷啊。”


 


“还好。”


 


“等下感冒了怎么办?”


 


“不会……再说我也不怕。”李易峰有点哭笑不得,“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伟霆看看他,换个角度,又看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睛:“没什么……你给我抱一下。”


 


说完拉着对方手腕幅度很小地把人拖到自己面前来,在李易峰瞪大眼睛做出反应之前,抢先一步将手臂穿进对方后腰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


 


李易峰没往后缩,身体上控制住了,但遮掩得很拙劣。他的表情踌躇了一下,清澈的眼睛里盛着入秋的月亮,和不知所措的惶惑。


 


“等一下被人看到了……”


 


“不会的,没人跟来。”


 


陈伟霆没去看他脸上的表情,一边更用力地搂紧他,一边把脸埋进他的脖子里。


 


“……还冷吗?”


 


“不冷。”隔了好一会儿李易峰才回他,鼻子里仿佛塞着一团棉花。


 


他还是终于笑出来:“陈伟霆,你怎么这么无聊啊,吃我豆腐还要这么大费周章。”


 


这样笑着说着,手上却慢慢地悄悄地攥紧了。


 


 


*


 


五分钟前。


 


拐个角就看到李易峰等在那里,靠着墙冲经过朝他抛媚眼的姑娘有些腼腆地笑出酒窝,和房间里头的冰山脸判若两人。陈伟霆走过去挡住别人的视线,小声抱怨:“你要害死我,差点就溜不出来。”


 


“你怎么和他们说的?”


 


“说我来找你。”


 


李易峰终于很是惊讶地认真看了他一眼:“……你有病?”


 


“走了走了,赶紧走。”陈伟霆装作没听到对方说他什么,“他们大概还有两分钟就会反应过来我们摆了他们一道,很快就要追过来了。”


 


“那还不是怪你……我看都不用两分钟——哎,你干嘛!”


 


李易峰想顺着他的目光向后看,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就被一把拉回来,一时不明所以地瞪大眼睛望着他。


 


“怕吗?”陈伟霆压了压帽檐,靠过来握住了他的手,“别回头啊,我看到你助理追出来了。我数321,我们跑吧。”


 


 


*


 


十分钟前。


 


光线过暗的包厢里没什么人说话,音乐还在放着,却没有人再上去唱歌。陈伟霆坐在有些诡异的气氛里给他身旁不到二十厘米的李易峰发了一条微信。


 


很轻的一声震动,没被任何人察觉。李易峰本来就握着手机,此刻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我们走吧?


 


-你打算让我怎么和助理说?


 


-说实话,然后关机。


 


李易峰终于看了他一眼,暖黄色的光线下连表情都没有。陈伟霆甚至从他的脸上看不出犹豫或是拒绝,但通常来讲这也不是什么欣然应允的信号。


 


-你不想那就……


 


他又低头往对话框里打了一行字,打到一半,对方忽然站起来,拿着手机冲助理招了招手。


 


“我接个电话。”


 


一旁的两个保镖立刻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作势要跟过去。


 


李易峰手放在门把上,不慌不忙地冲他们摆了摆手,对方又只好站住。第一个溜出去总是比较容易,他倒是不傻。


 


陈伟霆哭笑不得,门一关上,房间里所有的眼睛很快就都望向自己,要离开也得找个好点的理由。他想了一会儿,站起来:“我……”我了半天,最后支支吾吾地讲,“他今天晚上喝得好像有点多,我去看着他点。”


 


说完不等一屋子的人组织好语言来反驳他,抓着手机钱包就夺门而出,落荒而逃。


 


 


*


 


一小时前。


 


他们在冷气打得瘆人的包厢里百无聊赖地坐着。陈伟霆连对方的助理都能打成一片,一边和随行的众人有说有笑,一边还要见缝插针地转过来招惹李易峰。李易峰喝了一点酒,正窝在沙发里看手机,社交软件刷得飞起。他谁也不搭理,冷不丁被陈伟霆扔过来一只麦克风,就落在腿上,才终于抬起头:“你怎么……就她们几个还治不住你啊。”


 


“峰少,“陈伟霆学着别人的样子叫他的时候,故意把那一声称呼拖得很长,“给大家唱一个呗。”


 


“去你的啊,”李易峰踢了他一下,忍了两秒还是忍不住地笑了,“你给我滚蛋。”


 


最后李易峰还是没有唱,倒是陈伟霆霸麦上了瘾,坐在他旁边一首接着一首。从《光辉岁月》唱到《爱得太迟》,又从《偏偏喜欢你》唱到《游乐场》,最后还应了几个女生的要求唱《富士山下》,理由是他们来都来了,真的在富士山下。歌词复杂过了头他好几回跟不上,把自己唱笑了,一抬头却发现李易峰不知何时起没再玩手机,一双眼睛正定定地望着他,有点欲言又止的意味。


 


他站起来,正大光明在对方身边坐下,头一歪问李易峰:“怎么了,你看我干嘛。”


 


“你这歌,”李易峰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微微皱了下眉,“怎么还越唱越丧了。”


 


 


*


 


三小时前。


 


也不记得已经是第几杯,李易峰撑着手掌坐在吧台上,一边给自己叫酒一边看不远处的陈伟霆跳舞跳得忘我。他们没法一起跳,不负责任的老师和不求上进的学生合不了拍。但他也没法像个女学生一样,因为多踩了对方几脚就窘迫得落荒而逃。


 


陈伟霆被他赶回舞池之前很诚恳地表示愿意留下来陪他喝酒,但他不敢,害怕把对方喝到桌子底下去。从这一点上来讲他觉得他们真是毫无共通之处,以至于甚至玩不到一起。舞曲的节奏快了又慢,陈伟霆身边的舞伴从黑发换到金发,他从龙舌兰喝到了马提尼,请出去的酒从百利甜变成长岛冰茶。


 


第三轮女孩子攻上来的时候他有点受不了了,回头看了一眼工作人员都还等在不远处,于是准备先一步进包间图个清静。才刚起身他就看到陈伟霆隔着十几个人朝他招手,他只好又坐下来。


 


陈伟霆拨开人群走回他面前,额头闪着薄薄的一层汗,问他:“你不喝了?”


 


“去房间里喝,这儿人太多,烦。”


 


“出来玩不就图个热闹。”陈伟霆学他一样手肘撑在桌面上,向他摊开一只手掌,是个大大方方邀请的姿势。


 


“来嘛,再和我试一次。”


 


 “我不要了吧……”李易峰不大情愿地把手缩到吧台底下,按住高脚凳的一角,“等一下跳不好又要吵架。”


 


“你听这首歌节奏慢很多,等一下跳不好都是我的责任,绝对不和你吵架了,好不好?”


 


李易峰低下头,对方的掌心纹路在吧台灯光下闪闪发亮。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仍然低着头的助理,和站在一旁始终面无表情的保镖,在目光还未转回去的片刻里,悄悄把手搭了上去。


 


 


*


 


五小时前。


 


“我觉得这件不怎么样。”


 


李易峰从一排衣架后面伸出头冲陈伟霆喊话,彼时陈伟霆正拿着一件带铆钉的蓝色牛仔外套往身上比划,很是敷衍地半回头问了一句:“那你觉得哪件好看。”


 


“喏。”他从衣架后面伸出手,手上勾着一件差不多式样的牛仔外套,不过是灰白色的。陈伟霆看了一眼,“不是一样吗。”还是接过来拎着一边领口换上。


 


“怎么样,我眼光没错吧。”李易峰从后面绕出来,走到对方边上,人靠着墙站。陈伟霆很快就把衣服换下来,问他:“你呢,买吗?”


 


李易峰摇摇头:“不是我的风格啊。”


 


“偶尔换换风格也不行吗?”对方在镜子里冲他一笑,语调低柔过了头,令他不自觉地躲开了目光。


 


陈伟霆也没等他回答,拎起两件外套搭在手臂上,转身往外走了两步,才回过头来叫他:“走吧。”


 


 


出了门他问陈伟霆:“你怎么两件都买了。”


 


陈伟霆和他并肩走着,转过脸来对他露齿一笑:“我觉得蓝色那件好看。”


 


 


*


 


深更半夜的大马路上没什么人,两个人做贼一样低着头一前一后地走在人行道上。


 


李易峰基本上是被陈伟霆拖着往前走的。虽然他看上去就像个横冲直撞的瞎子,深夜里带着一副能遮住半张小脸的墨镜,偏偏还走得健步如飞旁若无人。实际上却是一只手被攥在对方手心里,陈伟霆把他往哪拽,他就一边绊着自己一边往哪个方向走。


 


不断向后退的路灯下面,对方掌心握住自己手指的这个画面很梦幻,那就像光影的交错不断将他们的时间推向过去,他能抓住的某种生动只有几秒。他顺着他们交叠的手掌一路往上看,晃动的视线里只有陈伟霆后背上眼花缭乱的彩色图案催眠一样晃着人的眼睛,下一秒又忽然消失,银色铆钉在灯光下微微一闪,看得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脚下一个踉跄。


 


“陈伟霆我警告你啊,你要是再突然转向又不提前告诉我……”


 


“你就怎么样?”陈伟霆拉着他站在马路边上,一边等着人行横道线前面的红灯,一边转过脸来冲他一笑。


 


……我就关掉飞行模式等助理打电话来接我回酒店,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


 


他心里痛快地想,当然只是想想,太幼稚的斗嘴就算对方好意思听他也不好意思讲。但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底下,那种作茧自缚的感情又是不能说的。他真恨陈伟霆对他的那种笃定,于是避而不答地笑了笑,换话题问对方究竟要带他去哪。


 


陈伟霆偏偏不肯说,他指指对面亮起来的绿灯,拉着李易峰继续往前走。李易峰跟着他又走了一段,忽然在他身边用梦游一般的声调兴致缺缺地轻声说,还不如回酒店,反正就住在邻间……


 


陈伟霆听完看了他一眼,表情谈不上惊讶,但确实有点意料之外。


 


李易峰心想一不做二不休了,干脆迎着对方的目光反问:“看我干嘛,难道你不想?”


 


陈伟霆愣了一下,没说话倒反而是笑了。又笑,李易峰望着他,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他勾着对方的手指把人给拉住,站定不走了。陈伟霆走两步走不动,只好索性绕回来把人圈进怀里,藏进人行道旁院落围墙下的阴影。


 


“到底去哪儿,说不说,不说我回酒店睡觉了。”李易峰后背贴着围栏,装凶也没气势,话说到一半自己先想笑得不行,还要把戏演完,憋着一股笑去推对方。


 


陈伟霆人已经贴得离他很近了,直接碰了碰他嘴唇:“我不说你怎么办。”


 


李易峰边咬着唇边笑:“你不说我也知道。”


 


陈伟霆好笑地看着他:“你怎么会知道,你离开了助理就不能活。”


 


这话讲得太欠打,李易峰伸手作势要打人,结果人一动反而被圈得更紧。他能感觉到陈伟霆伸手在他身旁摸索了一阵,金属和皮肤相触带出一串奇异的沙沙声。就在他打算好心出言相劝对方没可能徒手拆墙的时刻,身后抵着的栅栏门竟然轻轻地向后开了。


 


他转过身看了一眼身后,又看看陈伟霆,哑口无言。陈伟霆一脸骗到他的得意,挑眉问他:“你也知道这个吗?”


 


 


*


 


摸进楼的时候李易峰才明白过来,这大概是陈伟霆过去买在这里的一处房产,面积不算很大,


进门之后的一部分大件家具仍然用帆布盖着,常用的一些也是才收拾过的样子。廊灯并不是太亮,透着一种日剧里才有的动人色调。


 


李易峰一边往里走一边问他,发什么神经才会把房子买在这里,涩谷区诶。陈伟霆跟在后面开灯开冰箱开热水器,声音闷闷地传过来,解释说原先是朋友手上的房子,买过来不算贵,再说贵也贵不过香港了。


 


那倒是。李易峰在吧台找了把会转的高脚椅坐下来,看陈伟霆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最终放了一杯刚冲好的解酒茶在他面前。


 


李易峰觉得真是奇了:“你怎么走到哪儿都能变出来这个?”


 


陈伟霆想了想:“因为我不会喝酒。”


 


李易峰撑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不会喝酒这件事到底给对方留下了多深的心理阴影。过去他们为了拍戏住在一家酒店的对门,从陈伟霆第一次敲开他的门叫他把这个喝掉开始,他总觉得他们已经度过了相当漫长的一段人生。以至于某一天他被命运选中大红大紫,推杯换盏之间阅尽世人追捧,却因为离席之后再没人来敲开他的门而忽然感到不能习惯。


 


热腾腾的茶水喝到底是泡开的山楂片和橘皮,吃到嘴里酸涩微苦。李易峰冲对方晃了晃手里的玻璃杯:“你都带我来你家里了,总不能只是为了这个吧?”


 


“酒精对胃不好。”陈伟霆轻描淡写地从他手里抽掉了茶杯放到一边,人靠在吧台边上,比他坐着要高一些,低下头亲了亲他嘴角一点甘冽的香气。


 


安静又私密的空间很容易让人陷入缠绵,吧台的灯光又打得明亮,李易峰闭上眼就能描摹出对方挡住光线的轮廓在自己眼皮上留下的阴影。就是这一刻,令他又爱又怕。爱的是血液加速流向心脏的这股温暖,怕的是穿过迷雾愈来愈近的悬崖。


 


陈伟霆拖着他的手往后倒退着走了几步,反过来推他往后踩上了一层楼梯。木质的台阶踩上去发出叹息一般绵长的轻响,他靠着扶手搭住对方肩膀,一吻结束抬起脸来,向主卧移门的方向轻轻瞟了一眼。


 


陈伟霆笑着跟他说,那里面是榻榻米哦,你睡得惯吗?我习惯睡顶楼,透过天窗可以看星星。


 


李易峰就顺着楼梯看上去,半是怀疑地牵着他的手往上走,边走边问,真的看得到?陈伟霆跟在后面摸摸鼻子发笑,说实话,基本看不到。买下来的时候以为那样看天空会很美,大费周章地装修好躺下来,才发现人越是从棱角里看到自由,越是会发现原来自己是画地为牢。


 


但下雨的时候还是很动人的,因为会有声音。他看着李易峰在他面前一声不响地推开门,轻声补了一句。


 


 


*


  


合上门后没有人开灯。陈伟霆有些急切地把他撂在门板上,掀起上衣从腰线上方的最后一根肋骨一直摸到下面温暖的小腹,拨弄金属纽扣扯下拉链,隔着一层布料摸他。他呼吸声都粗重了几分,下意识动了动身体别开对方的手,陈伟霆也不说什么,只当他不好意思,松开手转而去抚摸他身上的别处。


 


李易峰却不知怎么有点走神,恍惚间觉得对方仿佛是准备给自己做开刀手术的医生,左右按揉着寻找哪一处才最为柔软适合下刀。名利场上情关难过,更多的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他倒不是怕,只是想起了别的什么。手心底下就是对方滚烫的皮肤,心跳却忽然沉下去,被自己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实实在在地吓到。


 


陈伟霆皱着眉亲吻他毫无弧度的嘴角,说你怎么这么怕,你都发抖了。李易峰闭上眼睛,脑海中涌现的是某天深夜里自己孤身一人被困在跑车中的画面。形状优美流畅的方向盘和掌心摩擦出灼热的温度,不断闪烁的彩色指示灯看上去那么美好。他蜷了蜷手指,在身侧把指尖按进那道依然滚烫的掌痕里。哪怕再睁开眼,那些逐渐聚集到挡风玻璃前的陌生眼神仍然挥之难去。某一个瞬间里从心底漫上来的不安和无措,混杂着逐渐消散的劫后余生的庆幸,令他感到的唯有漫长又漫长的失控与后怕。


 


眼前只有黑暗,而黑暗很温暖。他摇了摇头,哑着嗓子说了一声我冷,搂住闻言靠过来的肩膀把舌头伸进了对方嘴里。陈伟霆吻着他的这一刻,他脑海中全部的魑魅魍魉仿佛都被光芒逼退,空荡荡只余一点情真,那么干净,别无其他。


 


旁人对他讲,要活得踩在地上一点,你不可能永远都像现在站得那么高。他一边想着这句话,一边推着对方跌跌撞撞地往床边走,脑海中呼啸而过的都是别人艳羡的那种风景。此刻跪下来望着面前撑住床沿的那双手,却唯恐自己已经赌上一生的情动。


 




click here






*


 


早餐他是一个人吃的,陈伟霆在楼上,掩着房门打电话,粤语夹着普通话模模糊糊地传进他耳朵,一个字也听不清楚。对方还时不时突然拉开房门,冒出脑袋和半个身体从上面冲他喊话。


 


“峰峰,冰箱里有牛奶。我前天买的。”


 


“哦。”


 


“还有鸡蛋。”


 


“知道了。”


 


“我烤的面包好吃吗?”


 


“……明明是面包机烤的。”


 


李易峰愁眉苦脸地望着冰箱里尚未开封的一打鸡蛋,做了两份其貌不扬的煎蛋出来。煮好的咖啡加牛奶和方糖,煎蛋夹进烤好的面包里。吃完了陈伟霆的电话还没打完,他百般无聊地把对方那一份早餐在桌上摆得整整齐齐,又在客厅晃悠了两圈,终于等到对方换好衣服,沿着楼梯走下来。


 


“等我吃完送你回酒店?”


 


“我让助理来接了,等下直接就去机场。”


 


陈伟霆点点头,往就近的转椅上一坐,看着他。临到分别了反而无话可说,他转身往门廊上走,走到门口才回过身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走了啊,下次见。”


 


陈伟霆坐在原地没有动,笑起来嘴角也有个很浅的酒窝,问他:“下次是什么时候?”


 


 


*


 


走出来才发现到底是秋天了,清晨的楼道里已经很凉。李易峰缩着脖子压了压帽檐,一边心想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冲动了,一边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没走两步听到身后的开门声,他有点奇怪,一转身看到陈伟霆已经追了出来。


 


他一时说不出话来,看着陈伟霆走到他面前,眼睛还是亮亮的,理所当然地问他:“你不冷?”


 


冷啊。他点点头。这回答仿佛正中了对方下怀,陈伟霆听罢就伸手穿过他的腰把他搂进怀里,下巴搁着他肩膀乱蹭,一言不发但又不肯松手。


 


“又不是再也不见面了。”李易峰有点没想到,但还是抱住对方,安慰道。


 


陈伟霆没搭腔,过了会儿松开李易峰把外套脱下来给他披上。李易峰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不大满意地评价:“这种蓝色太浅太亮,穿起来显得人太嫩。”


 


陈伟霆不为所动,微笑着回道:“你穿蓝色好看。”


 


李易峰又皱了皱眉,嘴里嘟哝着说:“我不喜欢这一件。”


 


陈伟霆这回干脆亲了一口他的脸,看他不大情愿地把手伸进袖子里,才把人按在墙上贴到耳边上说:“我知道……我喜欢。”


 


李易峰哭笑不得,顿了顿说那我以后再也不指点你买衣服了,你审美没我好,我比较亏。


 


陈伟霆也懒得反驳他,只说那不行,我以后还会经常骚扰你,你不要嫌我烦。


 


李易峰拿手遮着脸,唉声叹气地说,我已经开始嫌你烦了,陈伟霆,你好烦。


 


陈伟霆说,哦。


 


李易峰说,你快点放我走。


 


两个人又闹了一阵,陈伟霆忽然问他,峰峰,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


 


是后悔大半夜不睡觉陪你喝甜得要死的咖啡谈人生理想,还是后悔坐在酒店的窗台上对台词的时候跳下来偷偷亲你。又或者后悔了选择这一条万人瞩目的孤独之路,后悔了在一整个夏天的喧嚣里站在你身边。


 


“我觉得这一切有点像命中注定,”李易峰想了想说,“命运也从来没让我做过选择。”


 


陈伟霆有点困惑:“选择我也不算选择吗?”


 


李易峰好笑地摇摇头,心想如果让自己来选择,怎么可能选择这样的一段感情,但……


 


“喜欢你这事儿吧,属于情难自禁。”


 


陈伟霆盯着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忽然耳朵都红了。偏偏李易峰还睁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瞧着他,仿佛并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陈伟霆被看得心跳砰砰砰,甚至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只好把对方一把揽进怀里。


 


“我也喜欢你,峰峰……”他闭上眼睛,声音有点发颤,“我爱你。”


 


李易峰在他肩头很是沉默地呼吸一窒。


 


“我一直都很热爱这份工作,觉得自己很幸运,除了想到你,让我忍不住希望自己能从这种生活里逃出来。但你问我后不后悔,其实我不后悔。和喜欢的人携手爬天梯,一生一次也很值得。”


 


“你觉得我们逃得出来吗?”


 


“如果我说能,你会跟我一起吗?”


 


“我从小到大,”李易峰靠回到墙上,颇有些自嘲地开口,“都觉得总有一天会找到一个对的人,和她谈一段踏实、简单、浪不浪漫可能要取决于她的感情。但我会给她承诺,和她结婚;我们会有孩子,会像我父母那样过完风雨同舟的幸福一生。我一定不会让我爸失望,不会让我妈妈伤心。”


 


他抬起眼睛望着对方:“现在你是在问我,要不要和你一起放弃唾手可得的人生。”


 


陈伟霆对上他的目光,反而很慢地笑了:“对,我是在问你这个。”


 


李易峰看他的眼神轻轻动了动,动一下就像被湖水割碎的月光,散开的到处都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受不了对方这样看着他,那实在有点过于消磨他的决心和勇气。


 


陈伟霆伸手把他黑色的帽檐压下来盖住眼睛,歪过头来一点点吻上他的嘴唇。


 


“你可以陪我吗?”


 


静止的一秒被无限拉长,漫长得仿佛暂停了他们彼此交错的人生。最后的最后,他听到对方的声音贴着他的嘴角,一直蔓延进他的心脏。


 


“可以。”


 






END


 


 


*


 


就像一场梦一样,睁开双眼,当然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距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日光照进出口,外面天地辽阔。他走向门口,听见外衣口袋里传出金属碰撞的轻响,往里摸是一串不知何时被放进去的钥匙。


 


门外有风,有阳光,有无边无际的天空。


 


还有比梦更美的故事,在不为人知处开花。


 


 


 


REAL END


 


 


 


PS.本质还是蜜月旅行。写了从来没写过的三个字,没有遗憾啦。







评论
热度(656)
  1. 阿BB皓月逐人近 转载了此文字
    可以

© 琉落落℡ | Powered by LOFTER